drizzt

写真和脑洞放置场
目前主要为TF和AC

[TFP]塞星天团型男3机组,偶像不是好当的

其实自从看到那张speed组合的同人图后,这个梗就一直存在脑里挥之不去了囧

还是写写这种欢乐崩坏段子比较轻松嗯~

=============================

“嗯……嗯?嗯……”

“你能不能别发出这种声音?我的节奏都被打乱了!”

击倒从刚才起就不断发出高低起伏的单音节,正在练习舞蹈动作的烟幕快要无法忍受了。

“看看这个,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吗?”击倒把数据板抛给烟幕,后者慌忙地接住。

数据版里存储的是击倒、大黄蜂和烟幕的各种宣传合照。

烟幕翻阅着里面的图片,

“嘿,这张我看上去挺帅不是吗?”

“哦,周年演出!我爱这里的每一张!”

“哇哦,你居然还有这张我们两个...

[TFP][千救]Let the past be past

我原本脑内的是个百字小甜饼啊!!!!!!!

怎么就变成了3个大叔的叨逼叨……躺…这苦逼又沉闷的剧情…

千斤顶PTSD设定,无刀片,OOC都算我的…事情会变成这样我也很意外oyz

==============================

千斤顶从深层空间航行回来后总会找隔板喝上一杯。

“敬雷霆!”

“①敬领袖!”

倒入浅蓝色能量液的容器相互轻碰示意,随后里面的液体被一饮而尽。

“工程进行的怎么样了?”

“总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你知道,但进度总算能跟上。”造东西对于隔板来说可是得心应手,但要管理手下的这群翅膀和轮子就显得不那么容易了。

“瞧瞧你,②汽车人也是会变的。”千斤顶转...

[TFP]人人都爱通天晓①

“通天晓?他是个好人,正直,公证。当然如果能再表现得和蔼可亲点儿就更好了。人无完人嘛,我能怎么说?在这样的非常时期有这么一位执政官,我们就该谢天谢地了。”

“他是位优秀的长官。其他的?你还想知道什么?我又不是他的首席副官。”

“哦,他太过严肃了!缺乏幽默感可不会受人欢迎。不过他要是愿意来参加周末的抛球比赛那就另当别论了。”

“什么?采访?喔!喔!喔!这是直播吗?大家都能看见我吗?嗨,铁堡的各位你们好嘛!嘿!Bee!快来和镜头打个招呼!等等你去哪儿?抱歉我的同伴容易害羞。哎?等等你们怎么要走了?说好的采访呢??”

“采访?你预约了吗?没有?那就去外面等着,没看见有一堆病人在这儿等着我吗?...

[TFP]别惹医生

其实原来只是想写写关于老千比老救体重轻,老千的车型以及老救名字的梗,结果不知道为啥就出了这么篇东西。oyz这不是篇拆文,哪怕那些没写出来的部分也不是拆,至于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x)

千斤顶从未停止过破坏,区别在于搞科研(大部分是炸弹)那会儿遭殃的是基地,成为雷霆救援队一员之后遭殃的是自己。哦,当然还有他的敌人。

老千总是撇撇嘴称其为必要战损,插科打诨地糊弄过去,但这一招在救护车这里却行不通。

当千斤顶在一次战斗中伤到发动机时,救护车的怒火彻底爆发了。
“你究竟知不知道你扫描的这具载具在地球上有多稀缺?”
“这个嘛……”
“它就只有一台原型机!”救护车打断对方,“火种源在上,我上哪儿给你找...

[TFP]关于击倒

如果让击倒再选择一次的话,他还是会加入霸天虎。

尽管霸天虎们的审美观和他不太一致,(他们的预编程序里压根儿就没那种东西)而且……粗鲁,没错,就是这词儿。但这些和汽车人们令人作呕的所谓高尚论调相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

但是击倒欢迎且热爱一切优雅、富有艺术气息的人或事,无论来自何种文化。

这一点倒是和汽车人们的博爱有着些共通之处。当然他本人是绝不会承认的。

所以,当救护车对他说”谢谢“的时候,那一瞬间他的芯情几乎可以称之为愉悦。

仿佛在一群大老粗中终于遇到了一个能用文明语言进行沟通的对象。

其实,如果愿意的话,声波也可以是一个好的沟通对象。击倒不止一次这么认定,只可惜他不爱说话就是了。...

[TFP]报应号的日常

“声波,你的面板我已经修……好了,你在干吗?”

“……”声波指了指面前一排无论颜色、形状还是材质看起来都一模一样的液晶面板。

“……左面第4个看起来不错?”

“……”

“不客气。”

报应号上情报室内。

“干得好,声波。很快我们就能把铁堡圣物全部收归己有了。”霸天虎君主示意下属继续尽快工作后转身离开,在门打开的那瞬间,“顺便说一句,今天的面板不错。”

”什么?能看出不一样吗?!“

自那天起军医对于威震天的敬畏之情又多了一分。

===============================

声波被千斤顶打坏脸部液晶板时候突然冒出的梗…

其实…想象下free!里面遥挑选泳裤的场...

关于TFP剧场版的一些脑洞

修改了一些地方,存个档。

1和2是两个独立的脑洞,没有联系(。

===================

1.

击倒对于蓝星文化的热衷即使在汽车人们看来也是令人印象深刻的。
最近他似乎迷上了一种叫做“纹身”的玩意儿。
尽管不喜欢他墙头草的作风和装腔作势的说话调调,但就连千斤顶也不得不(在芯里)承认这家伙在这方面的确有些天赋。
翅膀们(甚至有几个轮子)纷纷找上门让军医在他们的尾翼、机头或是机身上喷涂上各种颜色艳丽、造型夸张的图案。一时间,“纹身”在重生后的赛博坦星上形成了一股风潮,甚至有人慕名而来。
“嘿,我说你怎么从来不给自己纹点儿什么?”某一天,在匿名参加了蓝星上的非法赛车(当然是瞒着通天晓)...

©drizz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