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zzt

写真和脑洞放置场
目前主要为TF和AC

The traitor and the patriot[2]

[1]里有个BUG,切萨雷卸任枢机主教是在胡安死后而不是死前……我的脑oyz

所以先把后面一段改了下重新放上来

======================

“罗马和梵蒂冈可是谣言满天呐。”卡特琳娜一脸愉悦,“不过无论哪一段被人信誓旦旦宣称为真相的故事主角都不是你们。只是有件事让人有些在意……”对方立刻被吸引的专注神情让女伯爵很满意,“据说胡安身上有多处刀伤,但最致命的……”卡特琳娜指了指自己的颈侧“精准一击。”

马基雅维利却摇摇头,“米凯莱托从来不用袖剑。”

卡特琳娜耸耸肩,“解开谜题是你的责任。”

“也许阿斯卡尼奥主教能帮上忙?”青年挑挑眉,斯福尔扎主教因为米兰公国和胡安交恶是众所周知的事。

“注意你的言辞!”女伯爵厉声道,“我支持奥迪托雷并不等于能够容忍兄弟会的一切。”

“向您表示歉意”马基雅维利欠了欠身,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以及对您提供的帮助表示由衷的感谢。”

女伯爵挥了挥手,示意这场会面的结束。

========PART 2分割线========

 

六月的罗马正步入初夏,但清晨依然有一丝凉意。

马基雅维利紧了紧斗篷。他皱着眉,面露苦色。接连的奔波与缺乏休息让他感到胃部不适,而清晨清冷的空气更是雪上加霜。他混在一群商贾中赶在第一批过城门,以毛纺织工会成员的身份做了登记。

波波洛广场上渐渐有了人气,但却缺乏应有的生气。小贩们的叫卖、摊主与卖家之间的讨价还价、乞丐的纠缠与遭窃者的怒骂,这一切仿佛被从原本应由其构成的城市生命力中抽走了一般。人们低着头,行色匆匆,即使交谈也不过寥寥几句。

马基雅维利注意到有人向自己投来嫌恶的视线,随后注意到这视线其实落在自己身后的教皇禁卫军身上。

士兵们个个气势汹汹,他们粗鲁地推搡着挡在前方的路人,行走间会停下向路边的商贩或住家质问什么,态度决算不上友善。马基雅维利识趣地闪到建筑物阴影处,耳边传来窃窃私语。

“昨天才下葬,今天就要翻个底朝天啦!怎么不去查查那位斯福尔扎大人?依我看最可疑的就是他。”

“哼,你以为梵蒂冈能有多太平?”声音压得更低了些“你知道我表弟乔瓦尼对吧?他跟那些禁卫军混得很熟,据说这可是自己人干的好事,跑不了!”

听话的一方发出不怀好意的嗤笑声,“这家子人都管不好自己的命根子,听说他死前还跟个男人混在一起。现在可好啦,真的被要了命了。”

另一方附和着掩嘴而笑。

之后的话题自然而然地转向了一些不上台面的下流笑话和坊间传闻。马基雅维利便默默地从他们身边走开了。

兄弟会在这片土地上没有据点。绣着公牛家徽的旗帜挂在每一座塔楼上,睥睨其蹄下的广阔领土。

马基雅维利小心地行走于街巷之间。不像其他人,他的父亲是名平凡的律师,他成长于一户普通的中产阶级家庭。如果不是9岁那年目睹了帕奇阴谋,目睹了大教堂前那一抹渲染上鲜红的白色身影,也许马基雅维利这个名字后根本就不会有刺客这一头衔。所以在打斗与潜行技巧这方面,他没有与生俱来的天赋,后期训练的效果也是差强人意。

“比起你的剑,我们更需要你的智慧。”葆拉这么说过。

马基雅维利很清楚这不是什么敷衍式的安慰,刺客组织需要渗透到各个阶层。所以即使没到从事公职的规定年龄,他也已经引起了一些大人物的注意。这使得他必须成倍于他人的小心谨慎,以防自己的秘密身份被泄露。多亏了葆拉,一个好色之徒总比一个危险的刺客来得无害的多。

在工会登记过后,马基雅维利被亲切地告知了城里饭菜不差床铺也称得上舒适,关键价格更公道的旅馆所在。旅馆位于纳沃纳广场附近,途中经过万神殿。这座深受人们仰慕的巨大古罗马建筑此刻却被重兵把守着。

马基雅维利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哈德良皇帝为敬献诸神修建的这所庙宇现如今却被“神在凡间的代理人”当成了驻兵之所。

巨大的青铜门敞开着,阳光穿过穹顶将一束光线投射到神殿内。那白亮的光束仿佛可以使笼罩于其中的一切不洁与丑恶无所遁形。但又如一道阶梯,唯有真正的信徒,唯有良善之人才能借此登往天堂。

“神之……眼”马基雅维利愣怔着喃喃道。突然,一个红色的身影毫无预警地闯进这光束中。

马基雅维利眯了眯眼,是一名红衣主教。

光束使得周遭暗淡失色,红衣却被凸显地更为醒目。鲜红跃动着仿佛要烙进眼底一般。在那之后许多年,马基雅维利也没能忘掉这一幕。乌黑的头发与胡须,即使宽敞的红衣也无法掩饰的敏捷身姿——也许就一名主教来说过于敏捷——显示着这名神职人员非常年轻。而他的容貌,即便身为同性的马基雅维利也不得不赞叹,那正是工匠们梦寐以求的弧度与棱角。那充满古典气息之美的面容,若非表情因愤怒而显得过于严肃,即使被称为天使也毫不为过。

这名主教正大声训斥着什么,有限的视角使马基雅维利无法看到全貌,但他猜测对方是名军官。不一会儿,红衣主教便大步走出神殿。

“可惜了那张脸。”边上有个女人说道。

“得了吧,还有哪个主教的屁股我们没见过!”另一个女人嗤笑着搭话。

“可没见过他的。不过……上帝保佑”女人轻笑道,“他弟弟的倒是没少见。”

“嘘!想给自己找麻烦吗?我听说乔治可是被他们抓去问话啦!说是亲眼看见胡安被扔进河里了呢!”

这话引得对方一声惊呼。

“啊哈,我早该想到的。”马基雅维利轻声自语。与那身红衣不相符的年龄,更甚之是与那身红衣不相符的言行,“切萨雷·波吉亚”除了教皇的私生子还能有谁。

当马基雅维利打算尾随这名波吉亚看能不能获取些什么情报时,却突然感到自己被一道视线盯住。

TBC

 

=================

关于胡安遇刺的细节参考了盐野七生老师的「チェーザレ・ボルジアあるいは優雅なる冷酷」

 在此想小小安利下盐野老师的书,《罗马人的故事》有中文简体,我曾经写过一个流水,见此→罗马人的故事

此外,她关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也有很多不同主题的书籍,但据我所知只有我的朋友马基雅维利被翻成了中文,而且是台版。

这位作者的特色在于常常从女性的视角出发去描写探究这些历史人物(我不会说她是老马厨,也不会说她对切萨雷的外貌描写简直是圈粉利器【x】)

总之对于想看些历史背景故事又怕枯燥的迷妹们(?)来说是不错的入门读物~=w=

评论(8)
热度(12)
©drizz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