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zzt

写真和脑洞放置场
目前主要为TF和AC

Decade

摘要:白金汉宫大逃亡后肖恩的叨逼叨【】

CP:ALL肖恩【没有前后关系】

分级:PG

我拿起录音笔按下开始键。

“2015年11月5日。我们……”我忽然觉得喉咙一阵发紧。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参与第一线的任务,也不是我第一次杀人。但我依然无法习惯。

“这不是什么坏事。”瑞贝卡不久前还这么评论道。这会儿她却躺在那儿,依旧昏迷不醒,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得可怕。

我深吸一口气,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我们……差一点就成功了。我们找到了裹尸布,但遭到了圣殿骑士的袭击。敌众我寡,我们……哦!见鬼!”我猛力地把录音笔拍在桌上,双手抱头。

“都这种时候了,还有什么好遮掩的!”我在内心斥责自己。在经历这一切之后,一份冠冕堂皇的报告起不了任何作用。

“肖恩?”头顶上方传来加林娜轻呼我名字的声音。刚才的动静显然让她担忧了。

“我没事,我很好。”我抬头,打算扯出一个轻松的笑容。但加林娜皱起的双眉宣告了我的失败。

“你看上去糟透了。”她伸出双手捧住我的脸。

“我只是有些累了,”我捉住她的手腕拉离自己的脸颊,“你应该也是。所以不如我们都抓紧休息一下,后面还有很多事要做。”这句话有多么敷衍我想加林娜心知肚明。我甚至都没有抬头看她。

“……好吧”加林娜迟疑地点点头。我听得出她欲言又止,但实在没有余力去探究她隐藏的心思。“我就在外面,有需要可以随时叫我。”说完她转身离开。

“加林娜!”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我该说些什么?

“……谢谢”最终我支吾道。

“别犯傻了,肖恩。”

关门声响起,室内的空气再度沉淀下来。听出她语带笑意总算让我松了口气。我抬头看向房门,应该说车门才对。我们现在藏身在一节废弃的地铁车厢里,就在国会议院正下方。然而头顶既不是圣殿骑士的总部,而我手头的火力也就是套电击袖剑而已。现在只求别被敌人发现就好。

“我可真会挑日子是不是,Becs?”[1]我苦笑着和并不会回应我的同伴搭话。

我把视线转向录音笔,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后清清喉咙决定继续任务简报。

“我们失败了。”我应该只陈述事实。

“我们从白金汉宫地下逃出,但是瑞贝卡身负重伤,目前仍在昏迷。圣殿骑士抢走了裹尸布。我相信这会让他们加快凤凰计划的进度,但我认为伦敦还隐藏着其他伊甸碎片相关的线索。我们需要人力和物资的补给以便开展后续工作。”说完我按下了停止键并立刻把消息发送了出去。

说存在其他线索更多的是源于直觉。但我深信直觉是某些尚未处理的关键信息引发的近乎本能的关注。我需要再去同步弗莱双子的记忆以辨明这些信息。没错,不同于Animus,即便像我这样的半吊子刺客也能够实现和祖先的同步——因为戴斯蒙德。

“见鬼”我心中暗骂,不该在这种时候想起他。万一哭声把瑞贝卡吵醒了怎么办?这次一定会被她当面狠狠嘲笑的。我感到嘴唇一阵难以控制的颤抖。我抬手捂住嘴,之后索性用双手捂住整张脸。见鬼!我不想再用死去同伴的名字命名无人机来纪念他们了。

潜入伊莎贝尔办公室前,瑞贝卡在准备无人机的时候把其中一台命名为露西。我知道在她心里,露西自始至终是我们的一员。

“那这台不如就叫戴斯蒙德好了。”我随即说道,尽量装得毫不在乎。

瑞贝卡有些惊讶。

“给露西找个伴儿不好吗?”我耸耸肩。

然而“戴斯蒙德”在刚才的战斗中被砸坏了。我抬起头用双手使劲搓了搓脸,希望自己的眼睛不会显得太红。恰巧此时电脑传出了收到消息的提示音。是来自“主教”的回复。

“医疗小组在去往你那里的路上。但除此以外无法提供更多的资源,其他小组都有各自的项目在手。”

我皱起了眉。

“不过”主教停顿了下,“有一个项目倒是需要你的帮助。小组在西班牙,从目前的进展来看,和艾吉奥·奥迪托雷时代有交集。鉴于之前你一直在跟进17……戴斯蒙德的项目,相信你已掌握的信息可以为他们提供协助。”[2]

2天后,我再次登上了阿泰尔II号的甲板,一个人。加林娜起初执意要跟着我,但最终还是答应留下陪着瑞贝卡直到她好起来。

“打起精神来,肖恩·黑斯廷斯!”我小声地为自己打气。这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

======================

[1]肖恩在维基解密用的ID是盖伊·福克斯。此君曾在1605年11月5号准备利用事先运送至上议院地下室的36捅火药把国王和议员们都送上天。但显然阴谋败露。当然,用地铁车厢做安全屋还是借了神夏梗。【话说回来虽然没有仔细考证过,但总觉得魔法特地铁炸弹那集用的就是福克斯阴谋的梗】

[2]大家都知道的电影梗。官方说不会有E子,我赌5毛有马里奥叔叔【谁理你

仅以此豆腐渣聊表首页没有AC的寂寞以及对电影的期待。讲真国内不上映我就杀去HK看……

今年是AC10周年啊~~~

评论
热度(7)
©drizz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