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zzt

写真和脑洞放置场
目前主要为TF和AC

one shot

CP:戴斯蒙/肖恩  PG

摘要:看ACS数据库有感。以下对话时间点为虚构。戴斯蒙的照片是黑旗中剧情。
====================

神殿那件事之后过去了6个月。我们尚未完全恢复,但就像老话所说的,时间能够抚平伤痕。

我们被狠狠地挫败,组织分崩离析,自己的小命也危在旦夕,伤感这个词反倒是成了奢侈品,只会在不经意间突然冒出来,像根针似的在你手指尖扎上那么一下,让你瞬间疼地揪心。

我一边编辑资料库,一边和瑞贝卡争论着“主教”的身份。瑞贝卡自称知道“主教”的来历可却答应了不能说。

“他有名字”瑞贝卡突然说。

“什么?她是个男的?”这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随后耳机里传来瑞贝卡的叹气声。我几乎能看见她翻了个白眼。

“是戴斯蒙。”瑞贝卡听上去有些愤怒,“去他妈鬼的17号样本。”

我猛然停下敲击键盘的手指,“你看到了什么?”

“……不,肖恩。我觉得你还是别看的好。”

“让我看。”我坚持。

我听得出瑞贝卡在挣扎,但最后还是妥协了。不一会儿,加密线路中传来一组信息。当这些数量庞大的二进制码从单纯的0与1转换为影像时,我还是瞬间屏住了呼吸。

尚未拉起的尸体袋中露出戴斯蒙早已没有了血色,略微泛青的脸。我盯着那张面孔,总觉得下1秒他就会睁开眼,然后露出惯有的无奈又带点儿愤世嫉俗的笑容。而事实上紧随而来的只有我对于自己这种非理性想法的自嘲。

我大概是好一会儿没出声了。通信器对面的瑞贝卡担心地叫着我的名字。

“我在。”我回答,但总感觉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遥远,“我在……”我重复道。

“肖恩,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我……”

“对我们来说都很难。”我打断她。我和瑞贝卡搭档很久,有时候她对于我的了解也许胜于我自己,当然我绝不会当着她的面承认。“你知道吗?我一直想跟他说来着,我认识的好人不多,他能算上一个。”

“是的,我知道…”瑞贝卡说,“等等!”她的语气突然一变。

“怎么了?”

“哈,真不敢相信我看到了什么!”瑞贝卡听上去很激动,“是新的伊甸碎片!”

自从圣殿骑士使用戴斯蒙的DNA作为代理并强化了云服务后,他们在信息收集的范围与速度方面突破惊人。但我们也乐得坐收渔翁之利。我们需要做的是抢在他们之前甄别出有效信息并掌握线索。信息时代可是把双刃剑,谁说不是呢?

“有更详细的信息吗?”我抖擞了下精神。

“哦,我的神啊。[1]”瑞贝卡感叹。

“什么?到底是什么?”

“你听到我说的了,是耶稣。”她说,“他的裹尸布。”

“真不错!”我耸耸肩,“控制人心,致命武器,这次又是什么?死而复生的神器么?”虽然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但最后那句话却似乎一道魔咒让我突然动弹不动。

“什么?哦……不”瑞贝卡应该是意识到了我的想法,“不,不,不,不!”她一连声地否定着我的想法,“别去想那种愚蠢的事,你听到我说的了吗?肖恩!别去想!”

“你以为我是谁?”我大声辩解,“我,肖恩·黑斯廷,一个彻头彻底的唯物主义者,除非我亲眼看到,不然别指望我相信那些不着边际的东西。”

“你最好如此。”瑞贝卡依然不像是放心的样子。

我对她的怀疑嗤之以鼻。但也许我们都心知肚明,在我的内心深处,已经埋下了一颗名为“如果”的种子。

[1]瑞贝卡说的是Jesus Christ

评论(4)
热度(23)
©drizz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