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zzt

写真和脑洞放置场
目前主要为TF和AC

The Magician(4-6)

Chapter4

“必须让这孩子接受治疗” 博士语气粗鲁,仍然不去看伊薇。

“你这是在生我的气吗?”

“生气?谁说的?我才没有!我既没有对你无缘无故把我们关起来生气,也没有对你眼都不眨地杀掉这些人生气。”

“我还以为我刚才救了你的命?”伊薇反击。

“我们有麻烦了。”特斯拉忽然插进2人的口角之中。

“这句话听着一点儿都不陌生。” 博士顺着特斯拉手指的方向,透过窗户看见一群身穿红色格纹外套的人——和躺在地上的三具尸体一样——正向这里跑来。

“他们一定是听到了枪声。”伊薇皱眉,“我们得赶紧离开。”

“塔迪斯在哪儿?” 特斯拉焦急地问道。

伊薇环顾四周,那个蓝色岗亭的确不见踪迹。

“音速起子不是能够找到塔迪斯吗?”科学家追问。

“它当然能!” 博士再次举起起子在原地转着圈确认,“她就在这儿!”

“可是我们却看不到。”特斯拉沉吟了一下恍然大悟,“除非……”他看向博士,后者也正以同样的表情同他对视。他们的视线一起落向地面。

“她在下面!”

“没时间了,快走!”伊薇边催促,边抱起孩子向来路跑去。

“这几个孩子怎么办?”

“相信我,她们呆在工厂里比跟着我们更安全。”

博士看向那3个孩子,年纪稍大点的孩子冲他点点头,“我们会没事的。谢谢你,先生。”

一行人跌跌撞撞地跑出工厂。当然,跌跌撞撞主要体现在博士和特斯拉身上。

“她是怎么做到在那么多障碍物和人之间穿梭自如的。”特斯拉气喘吁吁,黑色呢外套和与外套同色的浓密头发上沾了不少棉絮,显得既狼狈又滑稽。

相比之下博士那光滑的皮衣和修剪得非常短的发型让他很大程度上避免了这种尴尬。

身后追兵的喊叫与咒骂声依然没有减弱。尽管他们中的一些被工人看似无意地绊倒或是被搬运中货物阻碍了去路,但剩下的依然紧追不放。

“往下!到河边去!”伊薇喊到。他们从来往的独轮车边快速穿过,奔向码头。伊薇抱着孩子在前,其次是博士,最后是步履已经有些踉跄的特斯拉。三个人呈一直线沿着河堤下面狂奔。特斯拉呼吸越来越粗重,眼看着和前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远。就在这时,最前方的伊薇突然停下了脚步,如释重负的科学家口中念到感谢上帝。

伊薇站在一道低矮的铁栅栏前,把孩子交给博士,然后熟练地打开栅栏门催促他们进去。然而她自己却站在外面,没有跟上的打算。

“呆在里面别动”刺客说,“我会把他们引开。”

博士一把拽住她。“今天死的人已经够多了”他说。

刺客楞了一下,仿佛今天第一次遇到博士一般重新审视着他,而博士看来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两人视线的拉锯只持续了一下就被进入视野范围内的追兵打断了。

伊薇低声咒骂了一句,推了推博士,自己也一弯腰跟着钻进了铁栅栏内的通道。

管状的通道只有半人多高,地面有一层浅浅的积水。水泥浇筑的四壁又湿又滑。空气潮湿且略为沉闷。越往内走这种感觉越为明显。

“这味道闻起来就像是……”特斯拉皱着眉,寻找着记忆中与之匹配的名词。

这段通道不长,没多久科学家和博士发现身边的空间突然开阔起来。如果不是那隐约的流水声和阴暗的光线,他们简直要怀疑自己身处在一间广阔的大厅中。几根同样用水泥浇灌出的粗大圆柱支撑着大厅的顶部。这些圆柱足有15、6英尺高,将他们先前感受到的压抑一扫而光。大厅的一侧并排着十几个圆形管道口,高度容纳一个直立的成年人绰绰有余。

“我知道这是哪儿了!”博士咧开嘴露出他标志性的笑容。

“欢迎来到伦敦下水道。”刺客说。[1]

“太棒了!我一直想亲眼看看这里。”

“你们可以等等再庆祝。” 特斯拉用下巴示意来时管道方向,杂乱的脚步声回荡其间。已经有2、3个人冲进了大厅,嘴里骂骂咧咧地向他们跑来。

伊薇下意识摸向别在腰带上的飞刀,但迟疑了一下,改从另一侧口袋掏出一枚小型烟雾弹。灰色的烟雾伴随着爆音瞬间在两队人之间扩散开。

刺客带着两名同伴迅速冲向先前看到的那一排圆形通道口的其中一个。

“跟紧我,别停下脚步!”

特斯拉发现通道内部每过一段距离就会有一条同样的通道横向与它交错,如此反复。科学家试图在脑中描绘出一幅构筑在城市地下的巨大管道网的结构图,但体力的消耗让他有些力不从心。

起初,身后如影随形的脚步和溅起的水花声让特斯拉心惊肉跳,但那声音越来越稀疏,直到最后除了他们自己的脚步和喘息声之外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

伊薇又带他们拐过几条交错的通道后才停下。

“到这里应该就安全了。”

特斯拉回身,身后的管道乍看上去和前方的并没有什么两样。他十分怀疑自己是否还能找到来时的路。

“如果不知道正确的路线很容易在这里迷路。”刺客似乎看出了科学家的疑虑,“再走上一段就能出去了。”

“你是怎么知道路线的?” 特斯拉问。

“刺探女士的秘密可不是什么礼貌的行为。”

“尤其是连这位女士叫什么都不知道时。” 博士嘲讽道。

伊薇看了看博士怀抱着的孩子,“伊薇·弗莱”她说,绿色的瞳孔在微弱的光源下如同两颗祖母绿宝石,“兄弟会伦敦支部负责人之一。乐意为您效劳。”

*** *** ***

一行人再次回到酒馆。之前的骚乱已经结束,只有室内的狼藉陈述着刚才发生的事。然而这一切也很快将在笤帚、抹布和人们忙碌的脚步下消失无踪,一如在这场由灼热的蒸汽与冰冷的钢铁所带来的革命中被那些富人操纵的巨大机器碾碎的贫苦劳工与他们的家人一般。几天之后没人再会提起曾经发生在这里的一切。

伊薇看着躺在床上的孩子。小小的胳膊被裹上了厚厚的纱布,她知道掩盖在衣服下的淤青和伤痕更为触目惊心。

“我欠你们一句道谢。”伊薇轻声对站在身后的2人说道。

“你欠我一个解释。” 博士纠正。

“那样的话,可是彼此彼此。”

 

[1]伦敦的下水道是工业革命时期的七大奇迹之一。但本文关于下水道的描写基本为作者的虚构。
Chapter5

之后的事情让博士来形容的话,仿佛一场缺少主持人的互助会。

3人各自展开了不同的话题。

博士想知道塔迪斯究竟为什么带他来这儿,这里看起来既没有诡异的事件也没有外星生物。特斯拉则沉浸在高等文明的科技所带来的冲击中,时不时会追问博士一些诸如时间和空间的问题。当后者把相对维度稳定器这个词扔给他后,他再次陷入沉默。伊薇的重点则集中在这两名不速之客的身份来历上,但事实显然让她感到棘手。

“也许你来这里就是为了帮助我们。”刺客试探地问道。

“帮助你们什么?我看不出这里有任何威胁。”博士企图用夸张的面部表情营造戏剧效果。

“看过了这一切,而你却认为没有任何威胁?”伊薇指了指躺在床上的孩子。

博士收敛了一下,“我能救这个女孩儿”他打了个响指,“轻而易举。但对于历史,大多时候我只是一名旁观者。”

“恐怕经历过今天之后你就不再只是旁观者了,至少圣殿骑士不会把你当成旁观者。”刺客凑近说,“你亲眼见识了他们是什么样的人,能做出什么样的事。”

“我……更愿意把这称为偏差,而且是塔迪斯能够修正的那种。”然而博士的神情并不像他的话语那般自信。

“尽管万能的塔迪斯这会儿就在他们手里?”刺客反问。

“什么?”

“那里是他们的地盘,那个蓝色盒子总不会自己跑到地下去吧?”伊薇顿了顿,“它会吗?”

博士突然陷入了一阵沉默,随后缓缓说道,“视情况而定。”

“太棒了!”特斯拉模仿着博士的口气,“为什么不直接让她移动到我们这里来呢?”

“因为她是艘飞船而不是什么召之即来的出租车。”看见科学家一脸茫然,博士叹气解释道,“我试过和她建立感应连接,但没用。”

“意思是?”特斯拉追问。

“她可能被困住了。”博士说着看向刺客,锐利的目光判若两人,“尽管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所以你最好告诉我那里究竟有什么。”

空气瞬间凝结起来,伊薇既没有回避博士的目光但也没有想要回答的样子。特斯拉不安地来回看着两人,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我不能说,除非你答应帮助我。”良久,伊薇开口。

“我为什么要答应?”

“因为我们的目的地相同。你的盒子所在的地方也正是我要去的地方。”

“我的出现只是个偶然,姑且让我假设没有我你一个人也会去。”

“没错,但有了你的帮助会快很多。而我缺少的正是时间。”刺客说,“那里守卫森严,光凭你们2个——没有冒犯的意思——恐怕也到不了。”

“她说到点子上了。”特斯拉小声说。

“行啊”博士点点头,“我们一起干,但得按照我的方式来干。我要你保证不会有人因此而死,任何一个人。”

“我尽力而为。”

“你最好如此。那么,现在!”博士拍了拍手笑着道,“我准备洗耳恭听了。”

“一切都从伊甸苹果开始……”

那之后,伊薇向2人简要地说明了兄弟会长久以来对于那未知文明遗留下来的神器的追寻与研究,以及为了防止这些神器落入圣殿骑士手中而与他们开展的旷日持久的争斗。这场争斗几乎贯穿了人类至今的文明史,兄弟会与圣殿骑士的力量此消彼长,谁都无法完全消灭另一方。现在有一条重要线索正直指向其中一件神器——都灵裹尸布[1]。而这条线索就藏在那间纺织工厂的地下某处。

“我一直以为它在意大利。”特斯拉说。

“一件复制品。”刺客轻描淡写。

博士向目瞪口呆的科学家投以同情的目光,后者正像条金鱼般张合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事实上出自达芬奇之手。[2]”博士显得满不在乎,但感受到伊薇探寻的视线后他还是压低了声音,“真心话大冒险,他输了。”

“他不会碰巧还告诉你他把真品藏在哪儿了吧?”刺客虽然这么问,但语气听着却一点儿也不像她是真心这么认为的。

“可惜,他接着就醉倒了。”博士耸耸肩。

“所以你也并不是知道所有的事?”

“当然不,那样还有什么乐趣!”博士笑道,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愚蠢。

“那么我们要找的究竟是什么?”特斯拉终于缓过了劲。可怜的科学家自幼时起便在那奇妙而又无穷尽的感性之海中徜徉并致力于将其中捕捉到的浪花投射到现实世界中来——人们管这叫做发明。即使如此,这短短不到1天的时间——事实上他也无法判断究竟过了多久——却让他毫无防备地数次受到了来自那片远在海洋之外的未知大陆的冲击。这多少让他有些沮丧,但他还是努力地跟上了另2人的节奏。

“钥匙。”伊薇回答,“能帮助我们寻找到真正裹尸布的钥匙。”

“既然圣殿骑士有了钥匙,那为什么他们不去找裹尸布?”特斯拉问。但不等刺客开口他自己就回答了问题,“也许因为钥匙不止一把。”他向伊薇眨了眨眼,“而我猜你这里至少就有一把。”

伊薇微笑着表示肯定。在博士看来,刺客对待自己与特斯拉的态度之间有着明显的差异,虽然他不在乎,好吧,也许有那么一点。但此刻没有什么比起那未知的文明更让他感兴趣的了。“太棒了!我等不及要见见这些神器了。要知道这也许可以改变地球五级文明的定位!”

科学家的双眼也闪着亮光,似乎被博士的兴奋之情感染了一般,显得神采奕奕。

“别太激动了,男孩儿们”刺客提醒,“你们还有3小时可以休息。我们今晚就行动。”

 

[1]即耶稣裹尸布。已是官方公布的设定内容之一。

[2]都灵裹尸布曾一度被认为是达芬奇伪造出来的。


Chapter6

伊薇和特斯拉离开去做准备,博士则仍然留在房间里。

“你打算装睡到什么时候?”他突然对躺在床上的孩子说到。

女孩儿看似失望地叹了口气后睁开双眼,“我还以为我装得很好。”她说。

“你是装得不错,至少骗过了尼古拉。”博士冲她眨眨眼。

小姑娘想笑,途中却因为疼痛转成了抽气。

“如果塔迪斯在,我很快就能治好你。”语气中夹杂着一丝难过。

“没关系,至少我的手还在。”女孩儿说着微微挪动了下自己那条被包扎得严实的手臂,“嘿,先生,你不需要觉得难过,我是说真的。我没有亲人,所以不用操心有人等着我那损失的几便士工钱去贴补家用。但我有雅各布,有弗莱小姐,所以我不用去孤儿院。我觉得我的运气已经够好了。”

“你值得拥有更好的。”博士轻声说。

“弗莱小姐也说过同样的话。”小姑娘冲博士挤挤眼,“他们,我是说她和雅各布。哦,顺便说一句雅各布是她弟弟,可他们并不怎么像。他们经常讨论一些我并不太懂的事情,比如工会啦,资本主义啦什么的。但我知道他们是在帮助我们这些穷人。”

女孩儿说道这里突然不再继续下去。她的视线在自己受伤的手上停留片刻后再度回到博士身上。她说话的声音很轻,有些小心翼翼,“你不喜欢弗莱小姐吗?”

博士没有回答,他移开视线。“知道吗,作为一个病患你说得太多了。就当可怜可怜尼古拉,你该真的睡一会儿。”说完也准备离开。

“先生!”女孩儿在博士打开门的时候叫住了他,“请不要讨厌弗莱小姐。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

博士看了看年轻的病人,“我知道。”

说着他走出了房间。

*** *** ***

伊薇不在酒馆里,而特斯拉正在一个角落里忙碌着什么。

“你这是在干吗?”博士上前问道。

特斯拉摊了摊手。桌上摊着几样工具,一堆杂乱的线圈和一些小小的电子元器件以及2个小金属圆球。

“你听到弗莱小姐说的了。我总得做些准备好让自己能帮上点忙。”说完继续低头忙碌起来。

博士盯着特斯拉手头的工作看了一会儿,表情逐渐转为惊讶。

“你说你叫什么来着?”他突然问。

特斯拉先是一脸莫名,随即觉得自己被小小地冒犯到了。“尼古拉,尼古拉·特斯拉。我以为我做过自我介绍了?”他反问。

“是那个特斯拉?那个交流电特斯拉?”博士睁大眼睛问道。

“……我想应该是吧。”对方怪异的表现让科学家有些不安,他警惕地盯着博士。而后者却一脸兴奋,看起来下1秒就要过来拥抱自己的样子。

“太棒了!”博士喊道,“我可真是太喜欢你的那些奇思妙想了。那些人管爱迪生叫魔术师,他们才不知道你所发现的才是真相!你大可不用去理会那些庸人。哎呀,我一直想对你说这句话来着。”

听着博士以极快的语速在自己面前滔滔不绝,科学家的脸色渐渐明亮起来。

“你……你知道我?”科学家有些结巴,“我、我是说,你来自不同的时空,可你、你知道我?”

“当然!你是地球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家之一,他们甚至用你的名字来命名那些新能源车。”

科学家激动得一时有些手足无措。他坐在椅子上挪动了几下,突然站起身想要说些什么但又迅速坐下。他抬起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胸口剧烈起伏着。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垂下双手,长长地舒了口气。

“虽然我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时间不多了。”科学家看向博士的目光已平复不少,“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先继续手头的工作。”

*** *** ***

出发前,3个人商议了一下行动计划。

由于那钥匙也是未知文明的遗留物,塔迪斯多半是探测到了它散发出的某种特殊能量辐射才会自行移动。

“塔迪斯的重量是可以调整的,那些人可没本事搬走她。”博士解释。

注意到特斯拉求知欲旺盛的目光,伊薇迅速插话道,“所以我们跟着你的神奇起子,就能找到各自所需的,对吗?”

“不能保证,但可能性很高。”

刺客点点头,“通往地下室的入口就隐藏在那间工厂里,雅各布会先制造骚乱把那些守卫引开。他们绝想不到我们会这么快又折返回去。”她神情严肃地轮流看了看2人, “一旦我们进去后,我要你们始终保持低调并紧跟住我。”

特斯拉看样子是想到了什么,他深吸一口气表示自己会尽力跟上。

博士竖起食指刚要开口就被伊薇打断,“没有人会死,我向你保证过。”祖母绿的瞳孔映着桌上的灯火,火焰的光芒仿佛就在她的双眼之中跳动,没有半丝阴霾。

“我相信你,伊薇·弗莱。”博士说。

评论
热度(3)
©drizz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