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zzt

写真和脑洞放置场
目前主要为TF和AC

The Magician(1-3)

摘要:关于ACS中兄弟会黑科技之一电击弹是从何而来的交叉脑洞

分级:PG-13

角色:伊薇·弗莱、Doctor(9th)、尼古拉·特斯拉(历史人物)

所有角色均属于他们该属于的版权方

=========================

Chapter1

当蓝色警亭伴随着奇特的噪音凭空出现时,尼可洛·特斯拉惊奇地瞪大双眼并不得不停下奔跑的步伐。而身后追赶他的人也半出于惊讶半出于恐惧地紧盯着前方的障碍物,一时半会儿不敢再逼近一步,尽管这是他们逮住特斯拉的最佳机会。

警亭的门“唰”的一声从内侧被打开,一个人影从里面一跃而出,大喊道“不,丘吉尔!别指望我这次还会帮你了!”随后他注意到了面前目瞪口呆看着他的并不是他口中所喊之人。

“哦…你看上去可是瘦了不少,除非我认错人了。”这个穿着样式奇特短皮衣的男人认真打量了一番特斯拉。

“救命!这些人想要杀我!”后者的求救声回响在破晓前的第五大道上。

“哦,那真是太糟糕了!我猜你需要找警察帮忙。”与诚恳的语气相反,皮衣男子说完却准备转身离开。

“妈的,是警察!”追赶者之一嘟哝到,呆滞的眼神和略歪斜的嘴让人一看就觉得不怎么聪明。

“蠢货,他甚至都没穿警服!”另一个用手肘顶了一下他, “这一定是他的又一个什么奇怪把戏!跟那灯泡一样。[1]”说着迈开脚步警惕地向特斯拉靠近。

“这难道不是个警亭吗?”眼看不妙的特斯拉冲着皮衣男子大喊道。

“不,它不是!”皮衣男子语气坚定。他回到岗亭里转身准备关门。然而一只穿着黑色皮鞋的脚却硬生生地卡了进来。皮衣男子皱了皱眉,他觉得自己关门的力气并不小,而脚的主人也不负所望地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

“那上面明明写着警察,你们这些税金小偷!”特斯拉说着猛力顶开门,力道之大让皮衣男子向后踉跄了几步险些跌坐在地上。

特斯拉挤进门并迅速转身搭上了门锁。几乎同时,外面传来了大力砸门的声音。特斯拉紧张地死死抵住门。

“别管门了,他们进不来。”皮衣男子语气冷淡。

“你可不知道这些家伙有多野蛮,他们……”回过头搭话的特斯拉却在看到眼前的景象时硬生生地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皮衣男人一脸“我知道,我知道”的表情。

“哦,天哪!哦,天哪!”此刻的特斯拉看上去就像门外那两人的其中之一一样一脸傻气,嘴巴张得老大让人担心会不会脱臼。

“里面比外面大是吧?”皮衣男子显得有些得意。他拉了拉衣襟,快步走向位于这个偌大房间正中的半透明圆柱体,圆柱体的周围围绕着一圈看上去像操控台一样向上倾斜的面板。

“什么?哦,是的……”特斯拉似乎还没完全回过神,仍呆愣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这是……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有些结巴,“我是说太棒了。”

“是的,非常棒!”皮衣男子咧开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里面看着比外面大。”特斯拉重复着刚才皮衣男子说过的话,并开始绕着房间走动。(门外的两人早已被丢到了他记忆中属于遗忘的那个角落)他边走边用手抚摸那些墙壁和门,边上下左右仔细观察着。“这要不就是个魔术”他说,然而片刻之后却摇了摇头,“要不就是科学。”他停下脚步看向室内的另一人,眼神散发着兴奋的光芒。

“不全中”,皮衣男子讳莫如深,他挑了挑半边眉毛,“但多少沾了些边儿。”

“我就知道!”特斯拉激动地挥舞着双手,“它是怎么运作的?哦,不!别告诉我!让我自己想想!”

“这是艘飞船,可以任意穿越时空。”皮衣男子极其扫兴地直接说出了重点。

可怜的特斯拉也许真的需要什么人帮忙把他的下巴给正回原位,而门外突然传来的巨大响声帮助他迅速合上了嘴。

“见鬼,他们在砸门。”

“显而易见”皮衣男子耸耸肩,一点儿都不担心。

“这扇木门抵挡不了多久的,我们得做点儿什么!”逃跑者终于恢复了应有的紧张感。

“我不赞同前半句,但后半句倒是可以考虑”皮衣男说着开始在面板上忙活起来,他一会儿拨一下这边的转盘,一会儿又去推一把那边的拉杆。中间的圆柱体发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呼哧呼哧声,而这声音正是特斯拉一开始听见过的。圆柱的内部有些看上去像是活塞一样的物体开始上下移动,紧接着整间屋子剧烈晃动起来。

“发生什么了,你做了什么?”特斯拉一把抱住身边的栏杆才避免跌倒在地。

“你说的‘做点儿什么’”。皮衣男子同样抓住面板,但脸上却洋溢着兴奋与喜悦。

又一阵剧烈的震动险些让特斯拉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他只能闭上嘴,目不转睛地瞪着皮衣男子。

似乎过了很久但又似乎没那么久,当一切终于归于平静后,特斯拉缓缓直起身,一阵晕眩袭来,他不得不再次扒住扶手。

皮衣男子却轻快地从他身边一跃而过来到门口,“要是你想吐可千万别吐在里面,塔迪斯会生气的,非常生气。怎么说她也是位淑女。”

特斯拉暂时没有气力开口问谁是塔迪斯,他甚至还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男人用同样轻快的动作打开门,准备迈出的脚步却在一瞬间僵住了。

门外传来一个女声代替特斯拉问了这个问题。

“你是谁?”

“I’m the Doctor”男人回答。原来迈向前的脚步转为朝后退了一步,接着是又一步。

直到特斯拉看到门外伸进一只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手腕底下一把透露着死亡气息的利刃直指着皮衣男人的咽喉。

 

[1]历史上的特斯拉是一位伟大的发明家,设计了交流电系统,并在电磁场领域拥有多项革命性的发明。他是爱迪生的主要竞争对手。为了证明交流电的安全性,特斯拉曾几度表演人体发电点亮灯泡的“电魔术”。

※以上内容来自因特网。


Chapter 2

“Doctor?Doctor who?”女人问。

“就只是Doctor !”皮衣男子微笑着答道。

“是吗?那可真是幸会了,我还是Master[1]呢。”女人讥讽道。

“什……你怎么可能……!”利刃又向自称博士的男人喉头送上了几分,男人只得再度后退。这一下,这位不速之客便完全走进了警亭内部。从她动作瞬间产生迟滞能看出警亭内外的反差之大同样对她造成了冲击,但她很快恢复镇定,问道:“这是什么?”

博士的眼珠左右转动了下,“这个么?这是塔迪斯。”

“你是魔术师?”女人又问。

博士挑了挑眉,“这可真是第一次。呃……是的,没错。”

“可是……”一边的特斯拉插嘴,他总算能够重新站直身体了。紧接着有什么东西快速从他脸边掠过,科学家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几根自己飘落的头发。当意识到那是一把飞刀后,特斯拉再次紧张得不敢动弹。飞刀钉入他身后的墙上,博士不悦地皱皱眉。

“你又是谁?”女人问话时始终盯着博士。她一身黑衣,戴着黑色的兜帽,从特斯拉的角度根本看不到对方的脸,但声音听着很年轻。

“特斯拉,尼古拉·特斯拉”

“我该对这名字有什么印象吗?”

“机……机械师”特斯拉慌乱地回答道,“我是他的机械师[2]”他小心地指了指博士。

“是的,没错。”博士立刻补充。

“是吗,那就证明给我看。”

没花多少时间,当博士和特斯拉被塞住嘴,绑住双手双脚反锁在一间空荡荡的房间里后,他们便理解了女人所说的“证明”的含义。

“展示下你们最拿手的逃脱术,我就信你们。”这是女人锁上门前对他们说的最后一句话。但挂在她嘴角那一抹讥讽的笑容说明她压根儿就不相信他们。

特斯拉沮丧地垂头坐在那里,他不知道现在这个境遇和被爱迪生烧掉实验室[3]究竟哪个更糟些。他不知道这会儿是什么时间,自己又身处何处。在来到这里之前他似乎经历过短暂的昏厥。

屋子的一角挂着一盏煤油灯,散发出昏黄的光芒。看来发电站要不就在1公里以外[4],要不就……突然之间特斯拉仿佛被雷击中了一样,他瞪大眼睛僵直着身体。片刻之前的事情在这位天才科学家的脑中迅速回放并被定格在了某处——“可以任意穿越时空”

要不就……还不存在电灯。真实感如同洪水般席卷而来,冲刷着科学家的大脑,将他脑内那一幅幅蓝图和模型摧毁殆尽,而同时又有些新的事物正呼之欲出。但那还只是个模糊的轮廓,更别提具体到细枝末节。“冷静”特斯拉对自己说,他闭上眼“然后去思考。”

然而边上的博士像条被甩上岸的鳟鱼在地上不停翻滚蠕动,那动静让科学家感到一阵烦躁。终于,他忍受不住冲着博士大喊起来,当然,因为被堵住了嘴,所以他只能发出一片嗯嗯唔唔的声音。

“我真希望能给你一个ood[5]的翻译球。”博士不知何时解开了塞住嘴的布条。

“唔?唔嗯嗯唔唔?!”(什么?ood又是什么?!)

“你还来劲了?”博士生气道,“听着,我要你保持冷静确保在我拿走你嘴里那团布之后不会乱喊乱叫,然后你得帮我拿出音速起子,行了不许再问问题!它就在我上衣内侧口袋里,你把它取出来,然后我们就能去给他们一个惊喜。”

15分钟后,他们打开门蹑手蹑脚地溜了出来。特斯拉把注意力全集中在博士手上那个发着蓝光的“音速起子”上,这可以让他暂时不去回想博士是如何取走了他嘴里那团布,而他又是以何种令人尴尬不已的方式取出了这音速起子。哦,这令人好奇无比的该死的音速起子!就和那个蓝色岗亭一样!

他们似乎在一座建筑物的地下。木质的楼梯在前方向上延伸然后拐了个弯儿连着另一道门。门缝里透出些光亮,门外一片寂静。

“现在是哪一年?”特斯拉问。

“我不知道。”博士耸耸肩。

“你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特斯拉瞪着眼睛质问,“是你带我们来这儿的。”

“严格来说,是你自己硬跟来的,而且带我们来这儿的是塔迪斯,不是我。”博士反驳。

“哦,太好了!”特斯拉几乎咬牙切齿,“那神奇的塔迪斯又在哪儿?”

博士晃了晃手里的音速起子,伴随着高频蜂鸣,顶端再度亮起了蓝色的灯光。他笑着说“我们会找到她。”

特斯拉再次见识到博士拿着音速起子闪着蓝光那一头对着门锁照了一阵,然后毫不费力地打开上了锁的门的全过程。博士的脸上露出恶作剧成功的孩童般的笑容。

两人蹑手蹑脚走到门外却发现完全没有如此小心翼翼的必要。这是一家小酒馆,此时空无一人。一把被摔烂的椅子和几只破碎的酒瓶散落一地,桌椅或倾倒或歪斜,吧台上也是一片狼藉。这里似乎发生过什么骚乱。博士捡起一张印着脚印,褶皱得有些不像话的报纸,他瞄了一眼后塞给了特斯拉。后者疑惑地接过手,却在注意到了日期和报刊名称后再度感到一阵眩晕。

这是一份1868年的每日电讯报。

他不仅在转瞬间回到了27年前,更是身处于大西洋彼岸的英国。

“看来这儿不怎么太平啊。”博士站在朝着街道的门边探头张望着。

特斯拉走到他身边,门外不远处的街道上正上演着一场群体斗殴,也许是这场酒馆骚乱的后续。

“不过这和我们没关系。”博士耸耸肩向着反方向的街道跑去。特斯拉只得紧跟其后。

而在他们斜后方的一座小教堂尖顶上,一双绿色的眼眸正牢牢注视着他们。

“还真是个不小的惊喜啊。”伊薇·弗莱唇角上扬。她拉下兜帽,从塔顶纵身跃下。

 

[1]Evie是Master的设定已经公开。

[2]维多利亚时期盛行的不少魔术都需要各种机关来帮助实现。这些研制机关的人被称为机械师。

[3]1895年,特斯拉的实验室毁于火灾。当然,并没有证据证明是爱迪生干的。

[4]当时爱迪生采用直流发电。但由于有效供电距离短,不得不每隔1公里建1个发电站。

[5]神秘博士中出现的一种手里拿着一只翻译球的外星生物。


Chapter 3

跟踪这两个人并保持不被他们发现实在易如反掌。他们完全没有警惕心,既不会疑神疑鬼地停下脚步回头张望,更不会改变节奏穿行于大街小巷之间或者建筑物中进行反追踪。

那个自称博士的男人只会偶尔在路口停下脚步。最初的时候伊薇以为自己被发现了,然而对方只是举起手里那个发着蓝光的物体左右挥舞,似乎是在决定方向,然后继续前进。

惊讶地发现他们在每个路口都选对了方向后,刺客判断这个小玩意儿和那个岗亭之间应该有着某种联系,但她不明白这一切是如何办到的。要知道他们可是被击晕后又被套上又黑又厚的头罩从下水道一路带去酒馆的。

那个古怪的警亭伴随着一阵奇特的响声凭空出现在伊薇面前,那时她刚从目标嘴里套出所需的信息。刺客起初以为自己中了圣殿的圈套,但随即发现和自己想象的有些,或者说十分不同。她当然不会真的以为这两个人和那些剧院里靠机关和浮夸表演耍把戏的是同一类人,但在弄清事实真相前最好别让他们四处乱跑。

显然他们能够从地下室里逃出来并不在伊薇的计划之内,但身为刺客大师总是能够随机应变的。

两人的脚步停在一幢灰色的两层楼建筑前。建筑物向两侧弯曲伸展,呈现马蹄形。门外的平台上堆满了一捆捆打包好的货物,工人们手脚麻利地把货物堆到独轮车上,再运到码头装上货船。白色的絮状物随着空气的流动缓缓飘升至半空,在那片常年被灰色雾霾所笼罩的天空的映衬下显得萧瑟而又凄凉。[1]

博士连打了几个喷嚏,显然是抱怨着嘟哝了几句。没有人注意他们,即便有个别的,也只是抬头瞥了一眼又继续面无表情地回到工作中。

这是一间纺织工厂。早些时候伊薇从工厂主那里以对方的一根肋骨和几颗牙齿为代价探听到一些消息,地点就在位于建筑物一头的做细纱加工的车间里。当然,没有意外的话警亭也在那里。

博士就这么大摇大摆地推开门走了进去。而对于伊薇来说,混迹于人群之中原本就是拿手好戏。

刺客尾随着他们穿过了堆放原棉的仓库来到细纱加工车间。一路上特斯拉时不时地咳嗽,挥舞着手企图摆脱那些飘荡在周遭的扰人棉絮却徒劳无功。他们醒目的装扮,尤其是博士那一身样式独特的皮衣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

伊薇暗自祈祷不要节外生枝。但现实仿佛说好了一般总是事与愿违。

这些大型自动纺织机械发出的轰鸣声震耳欲聋,所以直到走进他们才发现车间内的骚动。

一个孩子倒在地上抱着脑袋,小小的身体缩成可怜的一团忍受着手杖猛烈地抽打所带来的疼痛。施暴者则是那名工厂主。

伊薇认识这个孩子,她原来在酒馆帮工。自从弟弟雅各布接手那家酒馆后,这个孩子就自愿担当起了传信员一职。显然,她受到了自己的牵连。伊薇责怪自己的疏忽,当时没有立刻结果这恶棍的性命。伤痛明显加剧了他的恼怒,但这胆小鬼居然带着3个帮凶对着一个孩子出气。

工厂主一脸凶恶的表情挥动着手杖。尽管听不清他嘴里在嚷着什么,但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些恶毒的话语。

边上还有3个年纪相仿的孩子紧挨着站在一起吓得不敢出声,脸上都挂着泪痕。1个年纪稍大点的女孩儿鼓足勇气冲上前想要阻止工厂主的暴行,却被另一个男人粗暴地一把推开。

女孩儿尖叫一声,倒下时头发被身后的皮带缠住。她奋力转动身体却挣脱不开,眼看着就要被夹得头破血流。

伊薇迅速冲过去打算割断女孩儿的头发救她。轰鸣运行着的机器却戛然而止。

刺客不知道除了魔法还能用什么来形容。博士手里那个发着蓝光的小玩意儿居然让机器停止了运转。特斯拉则立刻上前把女孩儿从机器上救下来。

“你们是谁?!”工厂主暴跳如雷。但当他发现在场的还有伊薇时,嘴里却发出怪叫转身就逃。

伊薇的飞刀准确无误地命中他后背靠近心脏的位置。男人当即到地。下1秒,刺客利落地格挡开1个男人挥来的拳头,弹出右手腕护甲下的袖剑毫不留情地刺入了对方的腹部。随即拖住男人只剩一口气的躯体转了半圈向前猛地推去。伴随一声巨响,男人的身体宛如慢动作般向后倾倒,最后仰面倒在地上,前胸开了一个血洞。前方则是因为误射同伴还处于惊愕状态的另一男人。

“趴下!”伊薇大叫着把身边的博士一把按在地上。与此同时,传来了第3个男人的惨叫。他捂着自己鲜血淋漓的左半边脸惊恐地瞪大双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蠢货。”伊薇说。在这么近的距离使用燧发枪,子弹肯定会穿过身体。周围又尽是些钢铁机械,很容易发生跳弹。

趴在地上的博士似乎说了句讨厌枪什么的话。

伊薇从地上弹起身体,一个箭步冲上前,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根手杖。她反手直接挥向被跳弹击中的男人的面门。男人再度发出哀嚎,痛苦地低下身。另一边持枪的男人如同大梦初醒,慌乱之中居然再次扣动扳机。然而燧发枪里仅剩的一颗子弹刚才已经被射出。伊薇踩住了一边的墙壁,整个人借力高高跃起。男人扔掉枪,手忙脚乱地想要拔出背后的匕首应战。刺客却早已带着死亡的阴影从他上方扑落,手杖已然脱鞘成了一把利刃。男人倒地的同时,杖剑的前端也随之没入他腹中。伊薇迅速站起,一个旋身绕到最后一名敌人身后,对方这次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被袖剑割破了喉咙,发出诡异的喀喀声抽搐着摔倒在地。鲜血洒到白色棉丝筒上红得触目惊心。最后,刺客拔出仗剑挥手甩去上面的血渍,回剑入鞘。

特斯拉挡在孩子们面前不让他们看到这血腥的一幕,尽管他自己的脸色也称不上好看。

而博士正拿着那发蓝光的工具对着被打的孩子上上下下照着。

“你在干嘛?”伊薇制止了他的动作问道。

“她的左手骨折了,皮外伤挺重,但幸好没伤到内脏。” 博士说话时似乎故意不去看向伊薇的方向。

“看来至少医生[2]这一点是真的?”伊薇调侃。

 

[1]这一段描写参考了BBC2004年的迷你剧《南方与北方》

[2]这里用了Doctor的另一个意思。

评论
热度(2)
©drizz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