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zzt

写真和脑洞放置场
目前主要为TF和AC

备用

堆一下之前的140字系列以备用
1.
“你追求的东西并不存在”朱诺对康纳说。“也许至死我也无法做到”康纳握紧了胸前的护符。他想起和父亲争论过同样的话题,比起“和平”更为不切实际的目标,“自由”。“但我不会放弃。因为我从不曾舍弃希望。”“是的”当戴斯蒙的手悬在球形底座上方时,他几不可闻地重复道“我们从不曾舍弃希望。”
2.
当马基亚维利得知切撒雷的死讯时,身边残暴的西班牙佣兵头子对自己的前雇主表示出不冷不热的哀悼之情。而刺客导师却轻叹了句可惜。在一度使得中途加入的他对于兄弟会的忠诚饱受怀疑。当ezio看过他的君主论后作出了这样的评价,作为政治家他难以抗拒波吉亚的吸引,但他对意大利的忠诚使他无法背弃兄弟会
3.
莫琳根号在北大西洋的海面上破冰而行,合着冰块被巨大撞角冲击破碎的响声水手们高声唱着roll boys roll谢伊注意到一旁的肯威露出了微妙的神色。“怎么了”他问。“没什么”团长答道,“一首老歌一段回忆而已”“关于谁的回忆?”“我的父亲”#RG和黑旗里用重复的歌UBI你是偷懒呢还是偷懒呢还是偷懒?#
4.
当警报消除后,亚诺和康纳从藏身的干草车里跳了出来。康纳脸色微妙,“在我们那里敌人可不会对干草堆一类的地方掉以轻心”他想起自己某次躲藏在干草堆里时险些被刺到的经历,“还有,别再那么做!”他把一根色彩华丽的羽毛还给了它原本的主人。后者略显委屈,“你不喜欢么?我还以为印第安人都爱羽毛”
5.
“您不能留下这只畜牲,它迟早会伤害您”查尔斯李指着被海森姆拎住脖子提起的狼仔一脸不满。“或者我可以把它训成看门狗”没落的贵族倒是有些跃跃欲试“取个名字会是一个好的开始,叫你康纳怎样?”狼仔边呜咽边挣扎“当你同意了。”海森姆把狼仔丢给李“给它点吃的”李瞥了眼一边露出獠牙低吠的猎犬“是的,当然”

“我注意到你的表情”海森姆对黑奴说道“当你看到那头狼时”阿基里斯半抬起低垂的视线,“它们不应被奴役,它们是自由的,是神灵”“我们是在讨论狼?还是…你自己?”贵族有些不悦。“您是位仁慈的主人,我们对此都心存感激”海森姆点点头。而当主人离开后黑奴抬起头“但这改变不了任何问题,任何的”
6.
瑞贝卡迅速翻阅着刚到手的资料,耳机里传来肖恩不知有意无意的絮叨。突然她停止了动作,照片中戴斯蒙苍白的脸从尸袋里露了出来“他有名字”瑞贝卡有些愤怒地说。“什么?”肖恩不解。“他有名字,不是什么17号样本”肖恩沉默了。“是啊,你知道吗?我一直想跟他说来着,他是我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好人之一”

评论(6)
热度(2)
©drizz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