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zzt

写真和脑洞放置场
目前主要为TF和AC

[Free!ES]之后

过完这个夏天,真琴和遥就要各奔东西了。

遥一言不发地注视着低头整理东西的真琴。

带有规律的蝉鸣间歇偶尔会响起一阵风铃声。忽然有张纸从一堆杂物的最上面飘了下来。

遥从地上捡了起来,是张奖状。铜版纸上印着“肌肉选美优胜”几个字。

遥想起了小江发亮的眼神。他再次把目光移回真琴身上。

真琴依旧背对着他忙着手里的活儿。但遥发现他已经把同一本书从打包用纸箱里拿进又放出地重复了好几次。

尽管靠海,8月的天气依旧炎热。

真琴穿着一件草绿色的宽领口T恤,这会儿汗水已经顺着领口沿着背部的线条把T恤的一部分染成了深绿色。拜仰泳所赐,真琴的背部很宽。加上原本就比同龄人高出一截的身高和沉稳的作风,高二的时候还被人误认为过是大学生。

遥向着真琴走近了几步,他赤着脚,踩在地板上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真琴似乎终于放弃把这本书放回纸箱里。遥瞄了眼纸箱,忙乎了大半天,不大的纸箱却连一半都没装满。

从遥的角度刚好能看到真琴隐藏在领口下的大片斜方肌。

小江一直对真琴的斜方肌大加赞赏。说是线条流畅,恰到好处的隆起。

和真琴认识这么多年,遥从没在意过这些事。就好像真琴每天接自己上学、和自己一起慢跑、对自己的迁就。一切发生得都是如此自然,遥甚至没意识到会有结束的一天。

遥开始重新打量起真琴。亚麻色的发尾有些略长,因为汗湿贴服在脖子上。常年吹着海风使肤色略微偏深。摸上去会不会有些粗糙?

遥的指尖碰触到了真琴颈部下方裸露在外的皮肤。

“怎么?!”真琴大叫一声整个人转了过来,反应之大几乎可以用惊吓来形容。

遥则是被真琴过激的反应吓到。他瞪大眼睛,半天才轻声说了句抱歉。他低下头视线集中在指尖,并没有想象中的粗糙感,取而代之的是人体的温度以及汗液的湿滑。

“真琴,把发尾剪短些吧。”遥说。

真琴楞在原地。好半天他才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回头继续收拾东西。

遥依然站在他身后,直到真琴的耳朵红到显而易见。

=====================

“小老板,还是老样子!”几个渔民掀开暖帘走进居酒屋。边找位子坐边冲着料理台喊道。

"好嘞,就来。"宗介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标有客人名字的烧酒瓶,倒酒、加水和梅干。

当宗介把酒端到桌边时,几个客人正聊着天气和这几天出海捕鱼的收成。宗介拿起遥控器把电视的音量调小。电视里正在直播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自由泳200m决赛。

“日本选手,松冈凛。”镜头中凛正走入比赛场地。

“哦,哦,有日本的选手嘛”客人们忽然起了兴致。“加油啊,小哥!”

解说员开始简单地介绍凛过去的获奖经历。

“说起来小老板你以前好像也拿过不少奖啊?”一个客人朝着电视比划。

“都是4、5年前的事了”宗介笑笑。

“怎么就不游了呢?”

“肩膀受伤,游不动了。”宗介拍拍自己的右肩,笑容依旧,视线再次转向屏幕。

这是凛回国后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尽管他身高并不逊色,但在一众欧美选手当中还是显得差了一截。他排在第7道,位子不算理想。宗介紧紧握住遥控器。

选手们各就各位站上了出发台。

“开始了,开始了!”客人们也变得紧张起来。

“take your mark”

电笛鸣响。红发青年以一个完美的角度入水,比赛开始。

几分钟后。

“哎呀~真是太可惜啦!”

“是挺可惜的,但是银牌也很不错啦。没听见和第一名就差了0.5秒嘛!”

频道已经被切换到了综艺类节目。宗介正洗着碗,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一个陌生的号码。

“你好,我是山崎。”

“……比赛,看了?”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却让宗介一时忘了回答。

“啊,抱歉,这会儿还在工作吧?”凛的声音有些不安。

“没关系,过会儿就打烊了”宗介顿了顿,和在厨房的父亲打了个招呼后走到店外面接电话。11月份的夜晚已经很凉了。在室内只穿着件衬衫的青年缩了缩脖子。澳大利亚那边正是夏天吧。宗介抬头望向天空,想象着北半球看不见的南十字星。

“心有不甘?”他问。

凛在电话那头咋了下舌,“是有点……不过对手的实力你也看到了。”

“你已经很努力了”,“第一次国际赛事就拿银牌已经很了不起了”宗介不会说和那些客人一样的客套话。

“对凛来说,有目标不是件好事吗?”他这样问。

电话那头传来凛的轻笑声“没错。”

“我说你啊,”宗介叹口气,“特地打这样的电话来找我撒娇吗?”

“什……!”

凛此时语无伦次,面红耳赤的样子如在眼前。这和南十字星比起来可有实感多了。

宗介无声地笑着。

========================

其实就是2个小段子,实在取不出名字就随便了……囧

第一段完全是从一个真琴苏的角度出发来写这种事我不会说的(。

最后,原PO没啥CP洁癖,但谢绝撕逼。

评论
热度(9)
©drizzt | Powered by LOFTER